为什么说达赖集团“中间道路”就是图谋“西藏独立”?
发布时间:2015-04-29  文章来源:

 长期以来,达赖集团采用两面手法:一面由十四世达赖喇嘛出面到世界各地宣扬“中间道路”、“非暴力”;另一面由激进的“藏青会”等出面四处煽风点火,鼓动“藏独”分子用暴力手段制造事端。两种手法,一个目的,就是图谋“西藏独立”。
   
十四世达赖喇嘛为“纪念”1959310发动的武装叛乱,每年都要在这一天发表一篇讲话。我们对1960年到2008年十四世达赖喇嘛所发表的几十篇“3.10”讲话作一番剖析,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十四世达赖喇嘛的险恶用心。
   
1960年到1977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发表的12篇“3.10 讲话中,都坚持“西藏在历史上和文化上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并多次誓言“始终坚持这个立场”。1978 年以后,十四世达赖喇嘛看到国际形势于其不利,在此后几年的“3.10”讲话中,有意回避了“独立”的字眼。
   
80年代中后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加紧推行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战略,特别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格局发生重大改变后,某些西方国家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妄图将“西藏问题”作为分裂中国、搞乱中国的突破口,他们一方面给予达赖集团大量资助,另一方面把诺贝尔和平奖赏给十四世达赖喇嘛,支持他的分裂主义立场。达赖集团错误地判断形势,以为实现“西藏独立”的时机已经到来,从 1984 年开始十四世达赖喇嘛又将“独立”的内容纳人“3.10讲话中。19879月,十四世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人权核心小组发表演讲,提出“西藏和平五点方案, 1988年又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散发了“七点新建议”的演讲稿。以这两次讲话为标志,“中间道路”正式出台,这两次讲话成为十四世达赖喇嘛“中间道路”最为核心的内容,至今没有任何改变。一是达赖集团坚持“西藏在历史上和文化上都是一个独立国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二是坚持要将中国军队和军事设施从西藏撤走,西藏地位交由国际会议讨论,西藏成为“和平区”、“缓冲国”; 三是坚持要把非藏族群众从“大藏区”迁走;四是坚持在包括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藏区在内的24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藏区”实行“真正自治”,也就是要推翻西藏和其他藏区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西藏事务全由十四世达赖喇嘛来管;五是坚持西藏可与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保持外交关系。
   
达赖集团提出的所谓“中间道路”和“真正自治”,其目的就是从公开鼓吹“西藏独立”改为“变相独立”,从第一步通过谈判先回到境内来,因为达赖集团在国外搞了几十年的独立活动未能取得任何成果,所以要回到西藏使指挥独立活动变得更直接、更易“见成效”;第二步是通过“真正自治”取得政权;第三步是通过“全民公决”最终实现“西藏独立”。
   
十四世达赖喇嘛反复声称“中间道路”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途径,是“和平永久解决之道”。但从其主要内容来看,是完全违背《宪法》的,其内涵和实质与“西藏独立”主张是一回事,即都是要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
   
篡改和模糊西藏的主权归属。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五点方案”中声称,“人民解放军于1949年进人西藏时,西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在近几年的“3.10”声明中也多次称“西藏是一个处于殖民统治之下的被占领国家”。甚至扬言,“佛教是从印度传到西藏,此外还有许多重要的文化影响。因此,我毫无疑问地认为印度比中国更有理由称拥有西藏主权。”十四世达赖喇嘛还故作大度地说,这个问题可以交给历史学家去讨论,现在可以不谈过去,只谈将来。按这种说法,所谓“西藏问题”就不是中国内部的问题,而是所谓“殖民地问题”,按照国际法,“殖民地”有权在未来通过行使“民族自决权”恢复主权独立。这无疑是变相的“西藏独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宪法》第四条规定,“各民族自治地方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众所周知,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中央政府一直对西藏行使着无可争辩的、有效的主权管辖。元朝时,中央设宣政院掌管全国佛教事务及西藏地区军政事务,在西藏清查民户、设置驿站、征收赋税、驻扎军队、任命官员,并将元朝刑法、天文历法颁行西藏,充分行使有效管辖。清朝时,藏传佛教格鲁派五世达赖和五世班禅分别受到顺治和康熙皇帝册封,从此,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的封号和政治、宗教地位被确立下来,声望日隆。此后,历世达赖、班禅均由中国中央政府册封,遂成定制。十四世达赖喇嘛本人的认定、坐床也是经当时中华民国政府批准的。各国政府普遍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不仅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也是中国与各国发展双边关系的重要政治基础。十四世达赖喇嘛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法,把严肃的政治原则说成是可以存而不论的历史学术问题。中央政府如果默认这种说法,也就等于默认“西藏是 1949 年后被中国占领的国家”有可能是成立的,那么从法律上讲,所谓“西藏问题”就不一定是中国内部的问题,而可能是所谓“殖民地问题”。这不仅篡改了中国对西藏一直拥有主权的历史事实,也与中国宪法规定的民族自治地方“不可分离”的原则相违背,实际上是为有朝一日十四世达赖喇嘛方面在自认为形势有利时重新公开打出“西藏独立”旗号埋下了伏笔。
   
要求中国军队撤出“大藏区”。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五点方案”中表示,“只有中共军队的完全撤退才能开始真正的和解过程”。在“七点新建议”中又说,“应该召开地区性的和平会议,以确保西藏的非军事化”。众所周知,驻军权是一个国家主权的重要内容和象征。一个国家在自己领土范围内驻军,不仅是国际安全的需要,也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从自己固有领土上撤出军队,将领土交给国际会议讨论并变成国际“和平区”。这是任何坚持国家主权和尊严的政府都不能同意的,更何况是今天的中国。如果中国政府从西藏撤出军队,哪里还谈得上中国对西藏地方的主权?由此可以看出,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谓“高度自治”下国防由中央政府管,也只是一句空话。
   
谋求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大藏区”。十四世达赖喇嘛方面反复强调要将所有藏人聚居区合并在一起,建立统一的“大藏族自治区”,总面积约占中国面积的四分之一。众所周知,中国各民族经过长期的交往,形成了“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特点。历史上西藏以外的其他藏区从来没有归西藏地方政府管辖。新中国成立后,除西藏自治区外,还在其他省份成立了8个藏族自治州,1个藏族羌族自治州,1个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和2个藏族自治县,在有的藏族自治州还建有其他民族的自治县。如果中国55个少数民族都按单一民族成份成立统一的自治地方,势必严重影响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空前的社会混乱。因此,所谓“大藏族自治区”的主张既没有任何历史和现实的依据,也完全违背我国民族发展的规律。
   
要求“大藏区”内的其他民族迁出西藏。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五点方案”中强调,必须“停止向西藏移民,并使移民入藏的汉人回到中国。”“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桑东在 2005 年一次讲话中强调,“整个藏族居住区要由藏人自己来行使民族区域自治权,汉人等其他民族就像客人一样,不应以任何形式约束我们的权利”。对中国国情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谓“大藏族自治区”范围内,特别是青藏高原边缘地带,历史上就是中国各民族频繁迁徙交往的大舞台,经过千百年交往融合,这里形成了藏、汉、回、蒙古等多民族交错居住、互相依存的局面,各民族都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十四世达赖喇嘛要让这片广大土地上数以百万计的其他民族迁离故土,或沦为“寄居”的身份,完全无视历史,透露出一种信息,即十四世达赖喇嘛方面如果在西藏掌权,将实行民族歧视和民族清洗政策。
   
否定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七点新建议”中表示,“西藏政府应设于拉萨,应该有一个经民选的行政长官、一个两院制的立法机构和独立的司法体系”。在达赖集团 1992 年颁布的西藏未来政体及宪法要旨》中提出:“中国暴政退出西藏,西藏恢复自由后到新宪法的颁布和根据新宪法产生合法的新政府之前,将有一个过程时期”,并对临时总统的产生和职权、制宪议会组成,未来宪法的基本原则做出规定。总之,中国宪法规定的、已经在西藏实行了几十年的现行政治制度统统要推翻。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纲第一条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序言规定,“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共产党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是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上述法律条文毫无疑问完全适用于西藏。十四世达赖喇嘛完全不顾事实,按照他的主张,西藏应按“一国两制”的办法,实行“高度自治”或“真正的自治”,并且“自治权”应当比香港、澳门更大。众所周知,“一国两制”是指在中国范围内,内地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澳门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而旧西藏历史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什么资本主义制度,有的只是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国外之后,在其“西藏流亡宪法”中仍明确规定实行“政教合一制度”,十四世达赖喇嘛是政教领袖,拥有对“西藏流亡政府”所有重大事务的最后决定权,所谓的“首席噶伦”也由高层喇嘛担任。如果由这样一批人在西藏搞“一国两制”,其结果只能是恢复旧西藏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由达赖集团回来重新奴役西藏劳动人民。
   
综上所述,十四世达赖喇嘛一方面声称“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寻求办法,另一方面又固守违反《宪法》原则的种种主张不放,这只能说明,所谓“宪法框架”只是一个幌子,他所要求的“真正的自治”同“西藏独立”之间只有一层窗户纸的间隔,一捅就破。达赖集团所宣扬的“中间道路”,就是不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历史,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和其他藏区的领导,颠覆人民民主政权,否定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上建立一个由达赖集团主导的政治实体,为最终实现“大藏区独立”铺平道路。
   
听其言,观其行。辩证法告诉我们,对待任何事物,都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对待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达赖集团也是这样。达赖集团所谓“中间道路”、“和平”、“非暴力”只不过是玩弄花招的欺世谎言,绝对不能得逞的。对达赖集团来说,“西藏独立”的道路行不通,也没有“中间道路”可走,只有一条光明之道,就是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一切分裂中国的行径。

 

上一条: 立足新起点 创建先进区
下一条: 讲清楚所谓“藏独”问题的欺骗性和危害性
 创建动态 更多>>
羊年新春年味浓 各族群众  
黄南州基层干部群众春节期  
爱国爱教 持戒修行 维护  
巨克中同志与归国定居藏胞  
黄南州充分发挥科技在新黄  
 模范典型 更多>>
全省创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  
共同团结谋和谐 共同繁  
全省创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  
真诚抒写理想 大爱铸就师  
黄河上架起一座民族团结桥  
 他山之石 更多>>
实现党的群众路线在青海的  
青海:深入开展民族团结进  
云南省马关县“五个推动”  
新疆军区“民族团结好六连  
新疆昌吉市第九小学加强民  
 图片报道 更多>>
州委书记巨克中慰
省州县各级领导干